大漠小城的别样青春——记内地青年学子扎根新疆且末教书育人

作者:http://www.gufangsug发布时间:2019-07-12 09:33

经过笔试、面试,保定学院有15名毕业生最终胜出,侯朝茹就是其中一个。她高兴了好几天,瞒着家里人签了就业协议。一个月后,父亲得知女儿要去那么远的地方就坚决反对,母亲连气带心疼大哭了一场。

那年暑假周正国回乡探亲,经亲戚介绍知道了同为老师的刘庆霞,因为临近假期结束,他们没时间见面,就互留了电话号码。

2000年8月15日,在保定火车站,15个身穿白色T恤的青年整装待发,当中包括3名河北省优秀大学毕业生。原先持反对态度的家人赶来送行,嘴里的埋怨变成了叮嘱。远行之前,保定学院毕业生苏普的母亲因病去世。办完丧事后,他看着孤零零的父亲不忍抛下。老人哑着嗓子说:“去!签了协议,要履行诺言。”那个夏天,原本活泼的小伙子,缠着黑纱、带着悲痛和愧疚离开了家乡。

去西部教书,是侯朝茹儿时的理想。她回忆,大学即将毕业时,正值国家提出西部大开发,许多青年都有响应号召去西部的想法。

同是来自河北的王建超和王伟江,在大学时就是一对情侣。他俩幽默地比喻,远赴新疆且末教书的过程,像是一场“私奔”。原本就不同意女儿离家太远工作的王建超父母,将女儿的离开都怪罪到了王伟江头上。结婚的头几年,老人始终不肯接受这个女婿。孩子出生后,老人才慢慢地接受了王伟江。

青春,总伴有甜蜜的爱情,即便再遥远的地方也不例外。且末这座孤僻的小城,因一批批青年教师的到来,多了不少动人的爱情故事。

结果让他喜出望外。听到西部急缺教师,仅河北保定学院就有上百名学生报名,原计划7至8名教师的名额,后来翻了一倍。

19年来,哪怕遇到再大的困难,她也没想过离开。丈夫庞胜利与侯朝茹同年进疆。孝顺的他每每捧起父亲的第一封来信,眼眶都会忍不住泛红。为了让愧疚的儿子宽心,老人在信中写道:“你以后不要提‘不孝’二字,你这是到了祖国最需要的地方,现在不是号召全国人民去那里开发吗,你是祖国的排头兵,是好样的。”

为梦想远行

2007年是周正国从河北阜平县来且末的第七个年头,也是这一年,他等到了生活的另一半。来且末教书后周正国很少考虑个人问题,一是因为刚刚工作手头并不宽裕,谈恋爱不能让女孩太委屈;二来还是想找个老家的女孩,这样即使自己常年不在父母身边,两家人之间也能有人照应。

内地大学毕业生侯朝茹来这里教书将满19个年头。那张当年来时途中合影的黑白照片中,曾经的短发少女,早已成了妻子,当了母亲。与她同行的另外14名保定学院的同学,也都在这个离家乡万里之遥的地方安了家。

青春路上,有爱相伴

只有荒凉的沙漠,没有荒凉的人生。2000年以来,共有650多名像侯朝茹一样的内地大学毕业生,到且末县任教并留下来。这些人用青春给小城带来活力和希望,帮助一批又一批各族孩子走出沙漠,同时他们也在这里体现自己的价值,收获甜蜜的爱情,完成了儿时的梦想。

把青春留在沙漠,是为了让这里的孩子走出沙漠

2000年春天,因一批教师流失和小升初学生急剧增加,且末县第二中学遭遇最困难的时期。校长段军在征得教育局同意后,紧急赴内地招聘老师。“那个时候,且末每年有将近200天的沙尘天气,当地人开玩笑‘一天一人吃一块砖’。”临行前,段军对这次招聘不乐观。

短信渐渐被电话取代,第一次通话周正国因为紧张不知所云,刘庆霞却从中听出了他的忠厚老实。相距千里的两个人,谈起了“手机恋爱”。

“一辈子留在沙漠,是为了让更多的孩子走出沙漠。”这是许多留疆教师扎根在这里的原因,也是他们的人生理想。河北省优秀毕业生李桂芝,大学毕业后放弃了几家重点中学的工作机会,只身来到偏远的西部教书。到了且末,她把所有精力投入到教学中,第一个学期所带班级的语文成绩就从平均50多分提高到80多分,在学校引起轰动。

时间到了2019年。20岁出头的四川小伙刘亚洲常听学校年长的同事讲起以前的艰辛,但已难有切身的感受。“从江西新余学院毕业到这里,坐飞机用了5个多小时,教书半年来也就遇到过一次沙尘暴。”对于这个戴着眼镜有点微胖的文艺青年来说,2018年9月来新疆工作并不是一时冲动。“我一直很向往《平凡的世界》里孙少平的人生,想来西部走一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