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山东、江苏、浙江、贵州、广东等地的职业

作者:http://www.gufangsug发布时间:2019-08-03 09:25

“不同于其他教育类型,职业教育对于教育外部因素的依赖更大、更强,需要政府、企业、行业协会、社会形成合力。需要各地、各级领导从根本上认识到职业教育的重要性,将职业教育摆在教育改革创新和经济社会发展中更加突出的位置。重视职业教育、积极发展职业教育,主动将职业教育发展纳入经济社会发展的整体规划,加强省级宏观统筹,推动职业教育持续健康发展。”陈根芳谈道。

贵州省教育厅厅长邹联克介绍,党的十八大以来,在贵州,职业教育精准脱贫班累计帮助25万个家庭经济贫困学生实现“职教一人,就业一个,脱贫一家”,全省120万农村建档立卡贫困户更是实现“1户1人1技能”全覆盖。

尽管我国职业教育发展迅速,实现了历史性的新跨越,但在调研中我们也发现,职业教育体量大而不强、产教合而不深、体系不完善、吸引力较弱仍是困扰发展的主要问题。

释放活力,迎接职业教育新的春天

南京信息职业技术学院录取他后,专门为他组建了创新特色班,配备专门导师,所有实验室向他开放。

从升学渠道上看,职业教育人才成长的“立交桥”逐步拓宽。江苏省探索“知识+技能”的考试办法,对口升学招生考试制度进一步完善,五年制高等职业教育稳步发展,现代职业教育体系建设项目试点稳步推进,中职与高职、中职与本科、高职与本科多种形式分段或联合培养模式日渐成熟,专业核心课程与职业技能等级证书对接的比例提升;

采访中,“落实《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的要求,严把教学标准和毕业学生质量标准两个关口,将标准化建设作为统领职业教育发展的突破口”已成为各地的广泛共识。

山东淄博职业学院党委书记张爱民鼓励全体教师围绕山东省“十强”产业和淄博市“753”现代产业体系谋划学院未来发展方向,“要在服务地区经济发展上下功夫、用力气。”

为职业教育创设良好的发展环境,尽快打造一个适应产业和经济发展需要的现代职业教育模式迫在眉睫。

直面挑战、破解难题,需加强顶层设计、突破体制机制障碍,牢牢抓住现代职业教育体系建设的“牛鼻子”。

7年前,当贵州盛华职业学院的老师深一脚、浅一脚来到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惠水县抵麻乡,罗琳花家里情景令他们心酸。

有这样一组数据很能说明问题,我国中职毕业生就业率连续多年保持在95%以上,高职毕业生半年后就业率达到90%,近70%的职业学校毕业生在县市就近就业;职业教育东西协作行动计划,广泛面向农民、农村转移劳动力、下岗失业人员、残疾人等开展职业培训,为近年来我国年均减贫1000万人以上作出了重要贡献。

我国现代职业教育,站在了新的历史起点上。

令人欣喜的是,让更多有志青年成长为能工巧匠、大国工匠,让三百六十行人才荟萃、繁星璀璨,让劳动光荣、技能宝贵、创造伟大成为社会风尚,许多省份和多所职业院校已做出有益探索。

“职业院校的发展需要与地方经济、产业园区同步规划、同步建设、同步发展,这就需要深化产教融合,建立职业院校与地方产业园区建设良性互动机制,实现产教资源共生共赢。”江苏省教育厅副厅长曹玉梅介绍,“以江苏为例,全省13个设区市中,有9个市建有职教园区,80多所中高职院校入驻。全省60%以上的县级职教中心搬进本地产业园区(开发区、高新区)内。”

我国职业教育还存在着体系建设不够完善、职业技能实训基地建设有待加强、制度标准不够健全、企业参与办学的动力不足、有利于技术技能人才成长的配套政策尚待完善、办学和人才培养质量水平参差不齐等问题。同时,部分地区依然存在对职业教育重视不够、带有偏见。对于职业教育内部而言,区域发展不平衡、院校发展不平衡、校内专业发展不平衡等问题也相对突出。为此,受访职业院校负责人坦言,这些问题如不解决,将会限制未来我国现代职业教育体系的发展。

调研中,许多职业院校教师多次谈道:职业教育尊重兴趣、尊重个性差异,提供多样化的成才路径,努力让每个人都有人生出彩的机会。

扶贫先扶智,治贫先治愚。在农村地区、民族地区、贫困地区,职业教育就像一道大坝,阻断贫困的漫延。

任何一种教育形态都不是封闭的,需要开放、融通,对于始终与社会进步、经济发展同频共振的职业教育来说,尤其如此。